越秀公園門前積水,東濠涌又一次水漫,環市路淘金隧道水浸,童心路橋底等處也出現水浸……昨日的一場大雨,再次檢驗並拷問了羊城治水。
  前日廣州召開高規格的生態水城建設動員大會,被認為是亞運後廣州啟動新一輪治水的開始。廣州市委、市政府制定了《廣州市生態水城建設規劃(2014-2020年)》及《廣州市生態水城建設實施方案(2014-2016年)》,明確了未來6年的治水任務,並與2008年一樣,市政府與12個區市和水投集團簽訂“責任狀”,拉開了啟動治水的大幕。
  水安全工程、水污染治理、水生態修複……新方案為廣州治水畫出了一份新藍圖。這次的方案有什麼特點?是否能治好“頑疾”、順利達到所定目標?南都選取了幾個焦點問題進行探討,第一個是水浸街治理。
  昨日水浸點,4年前治過
  新一輪治水正式啟動的第一天,廣州部分地區即遇暴雨考驗,出現短時水浸。記者發現,部分水浸點治了十多年,依舊“頑固”,其中包括昨日水浸到膝的越秀公園、廣州火車站地段。不過,水務部門表示,主要是因為局部降雨強度太大,而非之前治理不到位。
  亞運治水中,中心城區重點治理了228個水浸點,並公佈了各區的治理責任人與電話。2011年至2013年間,水務部門還實施了79項排水改造工程,已完工59項,以前逢雨必浸的暨南大學、天河立交、崗頂、市一醫院、南岸路(青年公園段)得到較大緩解。到2016年底,對中心城區35個內澇點進行改造。但已完成和將進行改造的水浸點名單,官方未公佈。
  2009年至2013年,廣州進行的水浸街治理工程有287個,至後年,還將治理35個內澇點。
  部分水浸點治了十多年,依舊頑固,其中包括昨日水浸到膝的越秀公園、廣州火車站地段,不過積水退得較快,基本在一兩個小時內就退去。記者發現,越秀公園正門一帶的水浸情況,在2002年就見諸報端,2009年被列入亞運治水中水浸治理的228個點中,但數年過去,該處仍屢遭水浸。
  昨日同樣被反映有短時水浸的火車站、環市路淘金隧道,也曾列入了2009至2010年的治理名單中。遭遇涌水漫堤的東濠涌,更是近年來屢次治理的明星工程。
  為何仍遭浸?雨太大
  這裡的水浸到底治沒治?在2010年7月的治水成果發佈會上,時任市治水辦常務副主任歐陽明說,中心城區228項水浸街治理工程已完成224項,3項正在收尾,1項暫緩實施。也就是說,它們只有“228分之一”的可能沒有治理。
  經過治理又為何仍有水浸?水務部門昨日解釋,主要是因為昨日雨來得突然,短時強度大。有多大?記者查詢廣州天氣的官微數據,越秀區的小時最大雨量是46.6毫米,並不算大。
  對此,水務局工作人員說,區域內小時最大雨量的數據是區域里的平均值,並不能代表某一點的降雨強度,“你自己也應該有過經歷,有些地方隔一條馬路雨的大小都不一樣,今天也是這樣,有局部地點降雨就非常大,但這個在區域的平均數據上是看不出來的,我們跟氣象臺專門瞭解過”。
  這樣就能說明當地的排水系統沒有問題嗎?其解釋,昨日幾處水浸,均在短時間內排掉,這個事實本身就能說明排水管網、應急體系是在正常運作的,“如果有問題了,水就會長時間地積在那裡,影響就大多了”。
  東濠涌流域昨日也遭遇涌水漫堤並有學校被浸。由於雨並不算大,有街坊懷疑與上游的東濠涌整治二期工程施工有關。水務局表示,與上游工程無關,仍是短時降雨強度太大所致。
  水浸情況
  越秀公園門前:積水近一米
  昨日上午,廣州越秀、荔灣、天河等地突遇強降雨,越秀公園門口成了“澤國”,主幹道上的水一度浸到公交車車門處,導致大塞車,附近小路更是水深至膝。
  一名街坊中午1時左右被堵在了越秀公園門口,半個小時車輛都沒挪動半步。而從桂花崗上車的一名街坊,則花了40分鐘還沒到越秀公園站,公交車未到站不能開門,乘客們想下車換地鐵都沒辦法。
  隨後,廣州交警部門對越秀公園周邊水浸嚴重的地方進行封路並疏導交通,同時通知水務部門跟進處理,途經越秀公園站的車輛都只得繞行人民北路東方賓館、友誼劇院、環市西路火車站等路段,交通堵塞十分嚴重,有街坊從越秀公園站到草暖公園站短短的一兩公里走了半個多小時,趕時間的只好繞行越秀山。
  正門北邊的大北立交的底層積水嚴重,雙向受堵。據途經的符先生稱,積水足有一個大巴車輪那麼深,在塞車的車流中,他看到有一輛公交車死火,停在水中央,電子牌沒有顯示。
  符先生稱,積水在下午1時最為嚴重。“我估計水浸有一米,有幾百米的路段都是深深的水。”符先生稱,當時越秀公園的正門全是積水,解放北路北往南方向被封,至少塞了一個鐘頭。
  東濠涌:水倒灌學校浸
  昨日中午11點半左右,一場暴雨導致東濠涌水位高漲,12點後,雨勢並沒有減弱,南都記者走訪發現,東濠涌中山三路至東華西路段,涌水已經漫上堤岸,導致涌邊的綠道也水浸,積水約有半個手掌深。
  南都記者繼續往北走,東濠涌越秀北段的親水平臺早已被水淹沒,而且大量混著泥沙的河涌水倒灌入涌邊的廣州城市職業學院越秀校區,一下子校園操場慘變水塘。學校操場用作停車場,當時操場停了十多輛小車,涌水很快淹過半個車輪。直到下午2點雨勢減弱,學校內的積水開始退去。涌邊街坊李小姐說,自東濠涌完成整治之後,下大雨時涌水最多滿到堤岸,少有河涌水倒灌入校區內,除非雨勢真的很大。
  “4年前這裡曾經水浸車,那時雨很大。”李小姐回憶道,東濠涌一期工程整治的時候,一場暴雨夜襲羊城令東濠涌水位急速上漲,河涌水倒灌入學校,當時積水最深處達1米,把停在校區里的十多輛小車車廂註滿水。李小姐說,2011年10月也下了一場大暴雨,也造成河涌水灌進學校。
  童心路:水淹鐵路橋底
  昨日中午,童心路橋底也是積水一片。一位路過的市民拍下一張照片,照片中一輛黑色小車的車頭完全被沒入水中。淘金路鐵路橋底,積水也頗深,交通雙向一度受阻。
  下午1點30分,這兩條路段積水已經基本退去。然而,童心路的橋底有一輛路政車在現場清除積水,單向交通依然受堵。
  觀察
  廣州地理所研究員李平日:
  不總結過去經驗
  是閉門造車
  對於前日廣州開會公佈的生態水城建設計劃,廣州地理所研究員李平日表示,很全面,但最大的問題仍然是,沒有對過去治水經驗的反思和總結。
  “說得難聽點,這是他們閉門造車,之前我們提過很多次,希望總結過去的經驗教訓,看來並沒有觸動他們的神經。”李平日說,他覺得,能高姿態地開始新一輪治水是好事,說明各級政府都重視起來了,但不總結的話,很難提出有針對性的、合理的措施。
  另外,李平日認為,前日透露的治水思路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缺乏系統的“頂層設計”,“全是具體事務的羅列,沒有從全局角度講要怎麼治”。也缺乏前瞻性和國際眼光,“去年有國外刊物說廣州的水災風險在全球100多個沿海城市中是最高的,聽起來可怕,可能一些國外投資就不敢來了,但實際上這個評估是不全面的,結論也不正確,這是目前廣州治水最需應對的一件事,但提出幾個月,也沒能有個‘回擊’,這次方案也沒有提到這件事。”
  統籌:南都記者 李文
  採寫:南都記者 葉斯茗 陳傑生 張釗 李文 實習生吳治中
  線索提供:薛先生100元   (原標題:東濠涌遇雨又漫 羊城治水“水不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d41mdmpah 的頭像
md41mdmpah

新娘房

md41mdmp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