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報訊 圖為:昨日傍晚,上海許多市民和游客來到外灘,在陳毅廣場自發獻上鮮花來悼念擁擠踩踏事故不幸遇難者 (東方IC圖)
  圖為:人流如織
  圖為:傷者被扶了出來
  圖為:死裡逃生,驚魂未定
  圖為:1日,外灘擺滿了祭奠的鮮花
  外灘踩踏事故致36死47傷
  習近平李克強指示全力善後
  武漢高校一女生已確認遇難
  2014年最後一天的跨年之夜,上海外灘陳毅廣場發生擁擠踩踏事故,目前已導致36人死亡,47人受傷。事故發生後,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出重要指示,要求上海市全力以赴救治傷員,做好各項善後工作,抓緊調查事故原因,深刻汲取教訓。
  眨眼之間 人一層層倒了下去
  2014年12月31日晚,上海外灘,人潮如織。多名目擊者稱,晚11時左右,陳毅廣場擠滿了人,許多人被擠得無法挪動,甚至腳跟離地,不能站直,但仍有一小股人流在移動,個別年輕男游客有推擠動作,人群被衝撞得更加擁擠。晚11時35分許,慘劇發生了。
  目擊者黃小姐稱,踩踏是在僅僅一瞬間發生的,她最先聽到慘烈的尖叫聲,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發生了踩踏事故。當時在場的大學生肖吉也稱:“就在眨眼之間,人群就被壓得一動不動,周圍都是哭喊聲叫嚷聲。”
  殷女士一家7口來到外灘,想看浦東的燈光秀。據她回憶:“當時不知道誰喊了幾聲,然後臺階上就有幾個小年輕起哄擁擠。本來臺階上就擠滿了人,平臺上的人想下來,下麵馬路上的人想上去,我們被擠在當中。很快就有女孩子摔倒、尖叫,然後人就一層層倒了下去。”
  強制切入!警方圍“人牆”救人
  警方通過街面監控視頻發現陳毅廣場出現人流異常滯留後,立即調集周邊街面警力和值班備勤警力趕去現場開展工作。由於當時現場人比較多,民警採取強制切入方法。先期到場民警發現部分群眾出現身體不適情況,即時採取緊急措施,打開通道,併在救護車尚未到場時,用民警工作車輛救助傷員。
  打浦橋派出所備勤民警第一時間趕到陳毅廣場後,2人一組在廣場周邊上下進行防控與人員疏導。黃浦公安分局一名到場交警說:“我們當時在外灘疏導交通,知道出了事之後,我們帶領十幾名警力果斷切入事發現場,快速打通生命通道,讓救護車能夠進入現場救護傷員。”打浦橋派出所民警林海,也是第一時間趕赴陳毅廣場的,他與同事一道圍成“人牆”,將已受傷的群眾隔離保護在空曠地帶,併為傷者展開心肺複蘇等急救措施。
  36死47傷 傷者多為年輕女子
  上海市衛計委表示,截至1日上午11時,事故已造成36人死亡,47人受傷,其中7人因輕微傷離院,其餘40名傷者在院治療。住院傷員以年輕人為主,男12人,女28人,其中部分重傷者仍未脫離生命危險。
  據醫院方面稱,傷員的癥狀主要是創傷性窒息,胸部肋骨骨折、腰背部軟組織挫傷等,其中一名22歲的女大學生趙某在事故中造成創傷性窒息,雙肺嚴重挫傷、生命垂危,6名專家聯合搶救將她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人流量遠超預期
  據悉,今年外灘並沒有組織大型跨年活動,往年組織的大型跨年燈光秀活動已經取消。但到跨年夜8點半左右,外灘的人流量已接近2013年有燈光秀時規模,遠遠超過預期。
  根據事先部署,上海相關部門組織了超過平時的700多個警力到場。發現人流增多後,公安等部門第一時間又緊急抽調了數百名警力趕往現場。但是,由於人流量遠遠超過預期,警力的配置因此受限,加大了人流疏散的難度。到事發時前後,陳毅廣場和清水平臺的人流產生對沖,有人摔倒,於是慘劇發生。警方官員在1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解釋說:“通俗講,想進的進不去,想出的出不來,因為人多的情況下後面不知道前面的情況,後面往前擠,兩邊一對沖,很容易發生危險。”
  “撒錢”引發混亂?
  有現場目擊者稱,事發當時有人在與外灘觀景平臺相隔一條馬路的十八號三樓一家酒吧的窗口“撒錢”。隨後多人證實,所謂的“錢”其實是印有“M18”“100”字樣的代金券,遠看外觀和美元紙幣類似。“當時先是那幢樓底下的人開始騷動起來。晚上風大,很多‘美金’隨風飄到了觀景平臺這裡,引起小孩和年輕人撿拾,引發混亂。”目擊者吳濤說,這一行為一度引起人群騷動,也有行人駐足圍觀及起哄。
  不過,有網友很快在網上發消息稱,“撒錢”的酒吧距離出事地點有一段距離,而且踩踏發生在“撒錢”之前。還有網友發佈的現場照片顯示,距離踩踏現場不足百米的地方,散落著一些代金券。警方昨日晚發佈消息稱,初步調查顯示,“撒錢”疑似發生在踩踏事件之後,應與踩踏無關。
  遇到踩踏事故該怎麼辦
  意識到危險時,奔跑、逃生是人類的本能,很多人可能因為恐懼導致“慌不擇路”,此時容易出現踩踏。上海交通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士林說,特大型城市人口多、活動密集,出現突發事件的頻率比較高。在空間有限、人群相對集中的場所如體育場館、影院、酒吧,以及狹窄擁擠的街道、樓梯、橋梁、地鐵站等地方,遇有突發情況,就容易發生踩踏事件,國內外都有過不少慘痛的教訓。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善聯說,在踩踏事故發生後,應註意“黃金三步”:一是後面的人一旦發現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大聲呼喊,儘快讓後面的人群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此時帶有孩子,就應儘快把孩子抱起來;二是發覺擁擠的人群向著自己行走的方向擁來時,應該馬上避到一旁,但是不要奔跑,以免摔倒;三是如果路邊有商店、咖啡館等可以暫時躲避的地方,應迅速進入避開人流,但儘量不要逆著人流前進。
  專家提醒,如果已陷入人群之中,就一定要先穩住雙腳,儘量不要採用體位前傾或者低重心的姿勢,即便鞋子被踩掉,也不要貿然彎腰提鞋或系鞋帶。如果最終還是被推倒了,要設法靠近牆壁。面向牆壁,身體蜷成球狀,雙手在頸後緊扣,保護身體最脆弱的部位。
  跨年之夜的沉重記憶
  有人喊“快點擠”警察根本攔不住
  事故親歷者“彼得”說,事故核心區域在陳毅廣場觀景平臺的樓梯處,事發前曾有人呼喊:“你們快點擠。我們這裡視野可好了!”他說,當時一部分人往上沖,是為了占據高處尋找好的視野,“也有人是和朋友在人群中走散了,想上來找人”。
  19歲的小舒是上海一所高校的大一新生,當時她和同學站立的地方是一個看臺,位置較高,正好可以看到發生踩踏的樓梯的情況。她回憶說,當時陳毅廣場的樓梯上“就跟巨星演唱會一樣,人貼著人,連轉身都困難”。但是,儘管警方已堵住通道不讓人上,還是有很多人接連不斷地翻進來。小舒說,現場穿著反光背心的警察被人群擠散,“警察一直在維持秩序,讓慢點走,看到站在高處的人就吹哨子警告下來,讓他們註意安全,但沒人聽”,到了最後倒計時,“人群立馬就不淡定了,一群人開始往前沖,根本攔不住”。
  游客第一時間自救 有鬆動就往外抬人
  來自陝西的餘小姐回憶說:“當時到處都擠滿了人,想轉個身都很困難。我和朋友被困在當中的階梯上,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後來人群開始混亂起來,我們想往下走,但是根本擠不下去,我感覺被擠得都沒辦法呼吸了。很多摔倒的女孩子尖叫起來。”
  餘小姐說:“當時我身邊有個男的,他老婆摔倒在地上後,直接爬到人群上面,大喊‘警察,救命’,但周圍太嘈雜了,聲音傳不出去。後來警察過來維持秩序,讓我們往上面走,但是上面的人不後退,我們根本上不去,擁擠中很多人摔倒了,發生了踩踏。大概十幾分鐘後,人群陸續穩定下來,有游客開始往外抬人或者自救。我送我朋友來醫院,那輛救護車上四個傷者都是女孩子,只有一個是清醒的,不停地嘔血,另外三個都陷入昏迷。我真的不敢回想那個畫面了……”
  和死這麼接近 又這麼渴望生
  “這估計是我過得最悲涼和最沉重的跨年了。”1987年出生的肖吉,踩踏事故發生時就在現場。昨晨6時,他寫下了那段黑色的回憶:“我在人群中上樓梯的時候,嚴重的踩踏事故發生了,我當時靠在比較邊緣的地方,躲過了人群的下壓。我愣了好久,開始幫著周圍人解救被壓的人,但是人實在太多了,根本就動不了……我看著一個個人在我眼前暈倒。”肖吉稱,當時他被嚇住了。
  大概過了15分鐘左右,人群後面才開始鬆動了一點,肖吉繼續幫忙拉人:“我不知道拉出了幾個人,但是我看到,被拉出的人下麵還有人,都是暈厥甚至窒息的人。”肖吉記得,那些被壓在下麵的人,很多臉都青了,“有的人在做人工呼吸,有的人在痛哭。有五六個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我頭一次和死這麼接近,又這麼渴望生。”肖吉說,並以一句“新年快樂”結束了這段長微博。
  武漢高校一女生遇難
  24歲紅安女孩“出事”
  本報記者昨晚獲悉,在武漢某高校上學的一名女生在外灘踩踏事故中不幸遇難。此外,一名來自紅安的24歲女孩吳翠霞也在事故中“出了事”。
  有網友昨日發佈微博稱:“生死有時候就是一步之遙,朋友的妹妹在武漢某高校上大學,剛剛大一,這次元旦去上海跨年,沒想到這一去就再也沒回來!”本報記者從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獲悉,該女生姓俞,目前在讀大一,其父母已趕往上海,趕往殯儀館。另據瞭解,該女生系甘肅人。
  在黃浦區中心醫院,記者在採訪中獲悉,一名紅安籍24歲女孩吳翠霞“出了事”。網友“零食王棒棒糖”昨日發佈的尋找吳翠霞的微博中稱,當時吳翠霞和一個叫瑩瑩的朋友倒地後被壓在了下麵,吳翠霞“非常害怕,一直在哭”。瑩瑩隨後獲救,吳翠霞失聯。
  據瞭解,吳翠霞系紅安杏花鄉峨花村人,此前在上海做美容美髮。據該村治保主任胡世雄介紹,吳翠霞畢業後就在上海打工,平時只有過年才回家,每次回家都會給父母帶禮物,對鄰居也很有禮貌。昨日上午,在珠海打工的父親吳家良突然接到消息,稱女兒在上海“出事”了,吳家良就和妻子坐飛機趕往上海。
  昨晚11時許,記者聯繫上吳翠霞的姐夫馬先生,他正和六七位親戚包車趕往上海,已抵達昆山。馬先生稱,只是知道吳翠霞在醫院進行搶救,還未見到她本人。吳家良當晚已入住上海一家賓館,電話里他的聲音盡顯疲憊,悲傷不已。
  喜歡《紅樓夢》的20歲復旦女生走了
  那生命跨不過的一步之遙……
  正在復旦大學讀大二、擔任學校漢服協會會長的雲南女孩杜宜駿,距離閃亮的2015年只有“一步之遙”。她給這個世界寫下的留言是,想找人幫她在2014年最後一天的課程請個假,因為她想實現來外灘迎新年的多年願望。然而,杜宜駿和其他三十多個鮮活的生命,沒能完成這次在中國經濟地標上海黃浦江畔的跨年倒數。
  1994年出生的杜宜駿,2013年7月考取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就讀社會學專業。身為復旦燕曦漢服協會會長的她,鐘愛漢文化,喜愛古詩詞,尤其喜歡《紅樓夢》。杜宜駿生前的男友、同為復旦學生的小王,在網絡留言中悲痛地回憶了杜宜駿最後的時光:“你,是不會從我生命中消逝的了。看著你在我臂彎里慢慢失去意識,呼吸心跳慢慢變弱,最後被從冰冷的搶救室推出來,看著希望慢慢地流走,我的心碎了……”
  遇難者中,許多人都是杜宜駿的同齡人。在多名傷者接受救治的長征醫院,一名急診護士悲痛地說,在搶救垂危傷者時還能看到他們的口袋里手機不停在閃爍震動,但一些年輕的生命在抵達醫院前就已匆匆告別了人世,他們的生命時鐘里不再會有2015這個數字了。
  生命易碎 且行且珍惜
  本報記者訪劫後上海灘
  昨日,新年第一天。從武漢乘坐動車到上海,一路冬陽普照,一路晴空萬里。然而,對於在上海外灘踩踏事故中遇難的這36名年輕生命而言,永遠無法再赴會這溫暖冬陽,無法再目睹這萬里晴空。
  在東去的動車上,老家在宜昌長陽火燒坪、現在上海一所大學念大二的學生小楊,在電話中告訴記者,事發當時,她也在外灘觀景平臺上,和同學們一起游玩。不過,直到昨日清晨時分,她們才得知,就在她們身邊,剛剛發生了這樣的慘劇。
  災難過後,一切很快復歸平常。外灘觀景平臺的格局,與武昌江灘相似。在觀景平臺與沿江馬路間的廣場平臺上,人頭攢動。廣場雕像前,被隔出一方區域,地上擺放著一排由游客和市民等祭奠逝者的鮮花。而在觀景平臺上,游客和市民以東方明珠、黃浦江水、大都市的明麗燈火為背景拍照紀念。只是成批量的軍警在此值守,這情景告訴來客,這裡剛剛發生了不同尋常的事件。
  在觀景平臺,戴著口罩的袁小姐說,事發當天,她就在外灘。踩踏事故發生後,大量民警趕至,將倒地游客和市民與人流隔開,因母親患有心臟病而學過急救知識的袁小姐,扒開人群,在向民警說明情況後獲准進場救人。她接連扒到4名倒地者,也未看清是男是女,發覺對方腿腳還配合著在動就試圖施救,可惜未能成功。
  多名親歷者稱,節假日來上海游玩的人多,而一般來上海游玩的人,大多會到事發地一游,事發當天如果有像昨日這樣多的值守人員,或許情況不會這麼糟。也有人表示,生命脆弱,在人員扎堆地游玩時,更多的需要每個人自身做好安全防護,且行且珍惜。
  ●綜合本報特派記者周壽疆報道及新華社電 後方統籌:記者林晶
  (原標題:圖文:跨年夜 慟上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d41mdmpah 的頭像
md41mdmpah

新娘房

md41mdmp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